嗯哼小天王

脑洞都中了蛇毒~

预警:和主流感情观极其不一致。

跟我想的太不一样-_-||

是冬天了呢。

是小狐狸和大白熊呀3

是小狐狸和大白熊呀2

是小狐狸和大白熊呀

诈尸!各种私设,没头没尾,只想爽一下(.


“借个火?”

 

迷离的眼神聚焦,像确认眼前人是真实还是幻象,弗里恩缓慢地眨了眨眼,直到那张熟悉的英俊脸庞越凑越近才扬起个似是而非的笑意。

 

歪头喷出一口烟,弗里恩弹开烟盒盖子磕出一支烟,喂到来人嘴里。

 

“啪嗒”,橘红的火苗在风中疯狂跳动,来人探出手护住那方灼热,深邃眼神却直勾勾地盯着弗里恩。

 

弗里恩收起打火机,错开眼神。

 

不约而同地向对方靠近,身体碰到墙上。

 

默默咬着过滤嘴,烟雾缭绕中,视线变得模糊,身体却一反常态松懈下来,如同刻在骨子里的安心感。

 

猝不及防,嘴里剩余的半支烟被夺了过去,取而代之的是来势汹汹的吻,或者说是咬,携着浓浓的、涩然的烟草味道。

 

唇舌交缠,津液横流,那苦涩微腥滋味在舌尖绽开,如同舔在一颗被揉皱的心上。

 

颤抖着闭上眼,弗里恩被更紧地摁入怀中。

 

“我终于找到你,弗里恩。”

 

 


深夜梦境流

浓郁寂静的黑,脱离天与地的界限,广袤无垠。

奥兰多慢慢走着,没有方向,没有目的,用一个常理无法解释的角度,凌驾于这片黑暗之上。

有刺目的红出现在视野中。

玫瑰花,旋舞,飘落,零离,停在一枚光影的发顶。

是——他!

奔跑带起的风,无情吹落红湮湮的残瓣,被黑暗沉默无声地吞噬。

“弗里恩!”

不知何时起,残红碾碎化作流体,黏腻地从光洁面容攀附直下,爬满、污染了熟悉的轮廓。

脚步停滞了一瞬,又拦阔而去。终究是赶不上,滴坠于平面的那声催命符般的“嘀嗒”。

奥弗ABO脑洞脑洞脑洞

1.AO,A多O少,大龄奥弗被系统匹配,进行磕磕绊绊为期一个月的试婚。总体是甜味的。

好半晌灰影才从电击后的晕眩里醒过神来。

脑后埋存的芯片尽职尽责地监督着被适配者的一举一动,一旦有脱离系统圈限的举措,就会被迅速归到划分好的类别,接受既定的惩罚。

机械又野蛮。

啧,新的指令又出现在了脑海里。

吃上了好几记试探边缘的回击,灰影识时务地褪下汗湿的衣物,赤//裸着步入他名义上的丈夫的浴室。

干净、规整,洁白无垢的封闭空间里掀起一阵性//冷淡的气息,像令人头昏脑胀又呛鼻的杀虫剂气味。

灰影虚虚瞟了眼镜子里颀长修韧的身影,意外地发现镜台上已经静静摆放着两套颜色各异的洗漱用具。

牙刷的梳侧相对挨着形成一个小三角,是陌生的居家弧度。

寡淡的唇抿成一条线,灰影摁下开关,任由温度适宜的热水倾泻而下,模糊了视线。

……

 

2.AA,在一起共同对抗系统的偏现实风设定(有病支线,大龄老A奥兰多黑化,强行改造弗互相折腾)

“你相信我吗,弗里恩?”

弗里恩不答,经历了那么多的沧海剧变,依旧如同少年一样笑着,洁白细密的牙在夕照的柔波里隐隐绰绰。他探过身,把指尖的温度珍而重之地合拢起来,像蝴蝶点过心爱的花瓣般,轻轻落吻。

他从来不说,但他们都知道,对方从来都懂。

这份默契,经年累月,再不用寄托于多余的言语,只消一个小震颤,又或是一个浅浅擦过的眼神。

即便是现在。弗里恩也是这么相信着。

他固执地追逐着爱人的目光,想从肆逸张扬的偏执里找寻熟悉的一缕温柔,直到冰冷的液体从尖锐的创痛流入四肢百骸,直到无声张大的瞳孔慢慢失神,他伸过手,试图把陌生的冷硬线条从爱人的嘴角抹去,却被相撞的镣铐牢牢禁锢在原地,绝望地陷进伺机而入的空茫。

他不知道的是,他失去力气的身体,在下一秒,便锁入一个熟悉的拥抱。气息寒芒,力度却温暖如昨。

……



 *可能不会有后续,欢迎路过的喜欢的太太拿去浪!产出欢迎召唤,啦啦队选手永远激情为您打call!

CP:暖暖x冥水鸢

百合大法好,邪教暖鸢了解一下?

来自异世界的暖暖,自愚人节活动对冥水鸢一见钟情、再见倾心。奈何云端帝国风雨飘摇,多方势力密谋耸动,冥水鸢被祝羽弦所伤。暖暖孤注一掷踏入云端混战,只为守护她在意的那个人!